广东
环京涉“大气污染行业”上市公司超百家
发表时间: 2017年01月09日 04:34 来源:新京报

  2017年1月8日,北京及周边省市的最近一轮雾霾预警相继解除。而雾霾所带来的被迫停产和限产的可能性依然是悬在许多上市公司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截至目前,前一轮治污调控下被叫停生产的上市公司,有的已经复产,有的生产仍在停滞,对于许多企业而言,加速迁离已成为迫在眉睫的现实选择。

  据同花顺向记者提供的不完全统计数据,北京本地及环京5个省市(河北、天津、山西、山东、辽宁),涉及包括制药在内的几大“污染行业”上市公司,总数不下于100家。其中钢铁企业10家,电力企业16家,化工企业48家,水泥2家,制药企业26家。其中河北涉污染的化工企业上市公司达7家,化工属涉污染公司最多的行业。

  关注 1

  “石家庄所有制药企业被要求停产”

  1月7日晚,北京“史上最长”空气重污染橙色预警终于解除,笼罩这座城市长达9天的雾霾退却。

  一些此前因雾霾被迫限产、停产企业迎来了复产的机会。据气象新闻报道,在8日晚间相关区域污染预警逐步解除后,“各种限产停产措施将停止执行,生产恢复正常。”

  一位医药行业人士认为,位于石家庄、此前已停产月余的上市公司华北制药此次有望迎来复产。

  在此之前,由于上一轮空气重污染影响,包括华北制药在内的多家石家庄制药企业在当地政府的要求下停产。

  去年11月,河北省两次发布《大气污染防治调度令》。成为全国首个在大气污染防治方面实行调度令的省份。作为“中国药都”石家庄,其区域内的制药企业首当其冲被要求停产。

  去年11月21日,上市公司华北制药发布了《关于公司及部分子(分)公司停产的提示性公告》,称公司及部分下属子(分)公司收到《石家庄市大气污染防治调度令》,要求全市所有制药企业全部停产,未经市政府批准不得复工生产。公司预计,原料药部分将影响公司当期利润5000万元左右。

  同城的以岭药业也披露了停产事实,但与华北制药不同,以岭药业在公告中强调“使用挥发性有机溶剂的提取车间醇提工序停工,其他不涉及使用挥发性有机溶剂的工序不停工”。此外,总部位于石家庄的港股上市药企神威药业、石药集团也被指在停产之列。

  11月22日,“停产”新闻曝出后,常山药业董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公司并未涉及任何停产事项,并不在停产要求划分的范围内。记者注意到,在董秘11月29日对投资者的回复中,表示“接到《石家庄市大气污染防治调度令》通知后,公司已按要求研究制定了相关生产调控措施”;未曾正面明确过是否已停产的石药集团此前公告称,公司“正在申请准许继续进行其在石家庄的正常制药生产”。

  截至去年12月19日,前述一轮“停产令”执行满月,据公开报道,以岭药业、神威药业当时已相继恢复全部或部分产能。而华北制药或仍被停产令困扰,1月6日,记者致电华北制药证券部,其电话始终无人接听。截至1月8日上午,华北制药仍未发布任何关于复产的公告。

  关注 2

  “部分企业或搬迁”

  某医药行业人士向记者透露,据其了解,石家庄此前停产的制药企业中,涉及原料药制造的行业目前大多还未复产,部分主营产品主要为中药生产的企业得以复产。

  他告诉记者,当地制药企业的负责人目前普遍对这件事“讳莫如深”。“这个时候都不敢说话,发表评论。尤其是一些大企业。因为很多正在‘活动’,想办法跟政府‘做工作’、沟通,指望能在春节前恢复生产”。该人士说,年关到来之前,工人工资成为一些制药企业的最大“忧患”。

  风来了,跨年的雾霾暂时退散。对于许多企业来说,因雾霾造成的“停产”阴影并未消散。北京鼎臣医药咨询中心负责人史立臣认为,即使短期内得到复产,对于前述身处“霾区”的制药类上市公司来说,雾霾“反复发作”的属性将令他们不得安宁,被迫处于不定时停产、限产的“阴影”之下。

  股价方面,以制药企业为例,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去年11月18日到12月15日,华北制药股价已从6.95元下滑至6.12元,累计下跌11.94%。去年11月18日至今常山药业也从9.37元跌至目前的8.02元,累计下跌14.4%。

  其实早在2014年12月,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与绿色江南、绿色潇湘三家机构在北京发布“绿色证券报告”,报告显示,一批屡次超标违规排放的重化工上市公司已成为雾霾风险源。报告呼吁投资者关注雾霾重点行业存在的投资风险。

  史立臣告诉记者,根据政府要求,河北多家上市公司在内的制药企业将逐步外迁。

  “在这种现实下,向外地搬迁可能是许多企业被迫选择,但也不见得是一件坏事。”史立臣说,“短期来看,生产线的搬迁会消耗企业巨大的成本,长期看,与京津冀地区相比,迁入地的一些优惠政策、低成本也有利于企业的发展。”

  关注 3

  北京及环京五省市上市化工企业48家

  河北的制药行业只是缩影,不断突袭的雾霾使其他行业和省市也无法“作壁上观”。

  按照河北此前发布的1号大气污染防治“调度令”,水泥、铸造、钢铁、火电、焦化、燃煤锅炉等行业都被纳入其中:对上述行业企业实施生产调控措施,要求大部分企业在采暖季错峰停产。

  去年11月5日,环保部公布了东北地区大气污染物排放数据异常、涉嫌超标的企业名单。名单显示,有多家上市公司下属企业和上市公司母公司等相关企业“上榜”,其中涉及中国石油、鞍钢股份、本钢板材、吉林化纤、哈药股份、华电能源等众多行业公司。

  按照国家对于“重污染行业”的现行认定标准,新京报记者根据同花顺提供的数据,选取“电力、钢铁、化工、水泥、制药”等行业为口径进行不完全统计,结果显示,北京及环绕北京的5个省市(河北、天津、山西、山东、辽宁)中,主营业务涉及前述“大气污染行业”的上市公司,总数超过100家。其中化工企业48家,占半壁江山。

  其中总部位于山东的涉“污染行业”上市公司数量为44家,辽宁省为17家,河北省15家,山西13家,北京12家,天津7家。这些上市公司中,包括许多大中型老牌国企。其中,有上市公司早前已有过环保“污点”。去年11月,在辽宁省环保部门对当地重污染天气的督察工作中,上市公司国电电力因旗下电厂烟尘超标排放而遭到点名;位于河北唐山的冀东水泥此前也被通报其下属企业存在较多废气超标排放的违规记录。

  公开资料显示,去年10月,名为“CDP全球环境信息研究中心”发布了一份《CDP中国百强应对气候变化2016年报告》。报告结果称,在选出的两市及港股上市“百强公司”中,有62家非金融行业上市公司;在这62家公司中,共有27家上市公司在2015-2016年存在“环境违法记录”,占比近1/3。

  治污压力之下,主营业务存在污染风险的上市公司,不得不为此投入大量环保成本。以环京地区几家钢铁行业上市公司为例,2015年全年,山东钢铁环保投入1.59亿元。同年该公司净利润仅为0.76亿元;位于辽宁的凌钢股份在2015年年报中称“近几年,公司累计投入节能减排资金约21亿元”,2015年凌钢股份扭亏为盈,当年实现净利润仅0.48亿

  环京分布的上市药企

  天药股份 华北制药 东北制药 新华制药 东诚药业 金城医药 常山药业 华润双鹤 鲁抗医药 山大华特 力生制药 凯莱英 北陆药业 红日药业 华仁药业 仟源医药 赛升药业 兴齐眼药 中新药业 亚宝药业 天士力 步长制药 沃华医药 以岭药业 振东制药

  新京报记者 张泉薇

广东要闻

舆情热点

广东地区

Copyright (C) www.mlzg.adminer.cn All Rights Reserved.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31119783830